问天买卦的近义词、反义词、同义词

2024年06月08日成语大全16

成语“问天买卦”的词条资料

成语读音:wèn tiān mǎi guà
成语简拼:WTMG
成语注音:ㄨㄣˋ ㄊ一ㄢ ㄇㄞˇ ㄍㄨㄚˋ
常用程度:一般成语
成语字数:四字成语
感情色彩:中性成语
成语结构:偏正式成语
成语年代:古代成语
成语出处:《刘知远诸宫调·君臣弟兄子母夫妇团圆》:“三娘起对诸亲,奴有愿,问天买卦。” 内容来自www.gyjslw.com
成语解释:求问上天以卜吉凶。
成语用法:问天买卦作谓语、定语;用于处事。
成语造句:明·罗贯中《三国演义》第54回:“恰才问天买卦,如破曹兴汉,砍断此石。今果然如此!”

成语“问天买卦”的扩展资料

1. 刘备问天买卦你觉得靠谱吗?
很多小伙伴都不清楚刘备问天买卦是在三国演义的哪一段,其实喜欢看三国演义的都能够想到,这是刘备到东吴去做女婿的时候,在孙府上被困,无法回去,就默默问天买卦,想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够回去。这时候孙走过来,问刘备在卜卦什么,刘备赶紧找借口乱说了一个。
其实很多小伙伴没有注意到,这时候孙也暗暗问天卜了一卦,孙占卜的是自己能否收回荆州,卦象显示他能够收回荆州。看到最后,我们也都知道,孙确实是把荆州收回来了,并且还杀了关羽,这可惹恼了刘备,刘备带着大军讨伐东吴,让孙暗自后悔。
那刘备卜卦的结果是什么呢?书里面没有明说,但是暗示了刘备能够很快回到荆州,建立蜀国,匡扶汉室。但是大家要是看到最后就能发现,卦象大体上说的是对的,刘备确实不久之后靠着诸葛亮的锦囊计回到荆州,还带回了孙的妹妹,但是最后孙的妹妹被孙骗回了东吴。刘备也建立了蜀国,不过在刘备建立蜀国,讨伐东吴失败之后就病死了。
而在刘备死后,诸葛亮辅佐阿斗七出祁山,多次讨伐曹魏,但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在诸葛亮死后,蜀国国破,被司马懿的后代统一了三国。只能说是可悲可叹,当初刘备和孙的问天卜卦,在一定程度上都应验了,但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又都失败了。
刘备得以回到荆州,建立蜀国,但是最后讨伐东吴失败,诸葛亮讨伐曹魏又失败,蜀国国破,算不上成功。孙想要收回荆州,但也引得刘备讨伐东吴,最后东吴也被司马懿后人攻占,也是失败。摘自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2. 问开头的成语有什么
问长问短、
问心无愧、
问官答花、
问罪之师、
问羊知马、
问心有愧、
问一答十、
问天买卦、
问鼎轻重、
问安视膳、
问鼎之心、
问牛及马、
问一得三、
问鼎苍穹、
问道于盲、
问十答十、
问鼎中原、
问十道百、
问诸水滨本内容来自www.gyjslw.com
3. 问天买卦真的准吗?
一般看过易经的都会懂这个,所以也说得都差不离,不要相信这些,你去算卦肯定是不如意,然后无非就那些,工作不顺,感情不如意这些,自己看怎么能过了那个坎,求助那些没用。本内容来自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4. 问字开头的成语。
问安视寝 指古代诸侯、王室子弟侍奉父母的孝礼。同“问安视膳”。
问安视膳 每日必问安,每餐必在左。指古代诸侯、王室子弟侍奉父母的孝礼。
问长问短 问:询问。仔细地问,表示关心。
问道于盲 向瞎子问路。比喻向什么也不懂的人请教,不解决问题。
问鼎轻重 问鼎的大小轻重。指妄图夺取天下。
问鼎中原 问:询问,鼎:古代煮东西的器物,三足两耳。中原:黄河中下游一带,指疆域领土。比喻企图夺取天下。
问官答花 指答非所问。
问寒问暖 形容关怀体贴备至。
问柳评花 比喻狎妓。
问柳寻花 ①玩赏春景。②后人以“花”、“柳”比喻妓女,故指狎妓。
问牛知马 比喻从旁推究,弄清楚事情真相。
问寝视膳 指古代诸侯、王室子弟侍奉父母的孝礼。同“问安视膳”。
问舍求田 只知道置产业。比喻没有远大的志向。
问十道百 犹言问一答十。形容所知甚多或口齿伶俐。
问天买卦 求问上天以卜吉凶。
问心无愧 问心:问问自己。扪心自问,毫无愧色。
问羊知马 比喻从旁推究,弄清楚事情真相。
问一答十 形容所知甚多或口齿伶俐。
问诸水滨 滨:水边。比喻不承担责任或两者不相干。
问罪之师 比喻前来提出严厉责问的人。摘自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5. 水浒传主要内容只要61回的
第61回 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话说这卢俊义虽是了得,却不会水;被浪里白条张顺扳翻小船,到撞下水去。张顺却在水底下拦腰抱住,钻过对岸来。 只见岸上早点起火把,有五六十人在那里等,接上岸来,团团团住,解了腰刀,尽脱了湿衣服,便要将索绑缚。只见神行太保戴宗传令,高叫将来:「不得伤犯了卢员外贵体!」 只见一人捧出一袱锦衣绣袄与卢俊义穿了。只见八个小喽罗抬过一乘轿。推卢员外上轿便行。只见远远地早有二三十对红纱灯笼,照著一簇人马,动著鼓乐,前来迎接;为头宋江,吴用,公孙胜,后面都是众头领。只见一齐下马。卢俊义慌忙下轿,宋江先跪,后面众头领排排地都跪下。卢俊义亦跪在地下道:「既被擒捉,只求早死!」宋江道:「且请员外上轿。」众人一齐上马,动著鼓乐,迎上三关,直到忠义堂前下马,请卢俊义到厅上,明晃晃地点著灯烛。宋江向前陪话,道:「小可久闻员外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幸得拜识,大慰平生!却才众兄弟甚是冒渎,万乞恕罪。」吴用向前道:「昨奉兄长之命,特今吴某亲诣门墙,以卖卦为由,赚员外上山,共聚大义,一同替天行道。」宋江便请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卢俊义大笑道:「卢某昔日在家,实无死法;卢某今日到此,并无生望。要杀便杀,何得相戏!」宋江陪笑道:「岂敢相戏?实慕员外盛德,要从实难!」吴用道:「来日却又商议。」当时置酒备食管待。卢俊义无计奈何,只得默默饮数杯,小喽罗请去后堂歇了。次日,宋江杀牛宰马,大排筵宴,请出卢员外来赴席;再三再四偎留在中间坐了。酒至数巡,宋江起身把盏陪话道:「夜来甚是冲撞,幸望宽恕。虽然山寨窄小,不堪歇马,员外可看『忠义』二字之面。宋江情愿让位,休得推却。」卢俊义道:「咄!头领差矣!卢某一身无罪,薄有家私;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若不提起『忠义』两字,今日还胡乱饮此一杯;若是说起『忠义』来时,卢某头颈热血可以便溅此处!」吴用道:「员外既然不肯,难道逼勒?只留得员外身,留不得员外。只是众兄弟难得员外到;既然不肯入夥,且请小寨略住数日,却送回还宅。」卢俊义道:「头领既留卢某不住,何不便放下山?实恐家中老小不知这般消息。」吴用道:「这事容易,先教固送了车仗回去,员外迟去几日,却何妨?」吴用便问李都管:「你的车仗货物都有麽?」李固应道:「一些儿不少。」宋江叫取两个大银,把与李固;两个小钱,打发当值的那十个车脚,共与他白银十两。众人拜谢。卢俊义分付李固道:「我的苦,你都知了;你回家中说与娘子,不要忧心。我若不死,可以回来。」李固道:「头领如此错爱,主人多住两月,但不妨事。」辞了。便下忠义堂去。吴用随即起身说道:「员外宽心少坐,小生发送字都管下山便来。」 吴用一骑马,原先到金沙滩等候。少刻,李固和两个当值的并车仗头口人伴都下山来。吴用将引五百小喽罗围在两边,坐在柳阴树下,便唤李固近前说道:『你的主人已和我们商议定了,今坐第二把交椅。此乃未曾上山时预先写下四句反诗在家里壁上。我叫你们知道:壁下三十八个字,每一句头上出一个字。「芦花滩上有扁舟」,头上「芦」字,「俊杰黄昏独自游」,头上「俊」字;「义士手提三尺剑」,头上「义」字;「反时斩逆臣头」,头上「反」字:这四句诗包藏「卢俊义反」四字。今日上山,你们怎知?本待把你众人杀了,显得我梁山泊行短。今日姑放你们回去,便可布告京城:主人决不回来!』李固等只顾下拜。吴用教把船送过渡口,一行人上路奔回北京。话分两头。不说李固等归家。且说吴用回到忠义堂上,再入筵席,各自默默饮酒,至夜而散。次日,山寨里再排筵会庆贺。卢俊义道:「感承众头领不杀;但卢某杀了倒好罢休,不杀便是度日如年;今日告辞。」宋江道:「小可不才,幸识员外;来宋江体已备一小酌,对面论心一会,望勿推却。」又过了一日。次日,宋江请;次日,吴用请;又次日,公孙胜请。话休絮烦;三十余个上厅头领每日轮一个做筵席。光阴荏苒,日月如流,早过一月有余。卢俊义性发,又要告别。宋江道:「非是不留员外,争奈急急要回;来日忠义堂上安排薄酒送行。」次日,宋江又梯己送路。只见众领领都道:『俺哥哥敬员外十分,俺等众人当敬员外十二分!偏我哥哥饯行便吃:「砖儿何厚,瓦儿何薄!」』李逵在内大叫道:「我受了多少气闷,直往北京请得你来,却不容我饯行了去;我和你眉尾相结,性命相扑!」吴学究大笑道:「不曾见这般请客的,我劝员外鉴你众薄意,再住几时。」更不觉又过四五日。卢俊义坚意要行。只见神机军师朱武将引一班头领直到忠义堂上,开话道:「我等虽是以次弟兄,也曾与哥哥出气力,偏我们酒中藏著毒药?卢员外若是见怪,不肯吃我们的,我自不妨,只怕小兄弟们做出事来,老大不便!」吴用起身便道:『你们都不要烦恼,我与你央及员外再住几时,有何不可?常言道:「将酒劝人,本无恶意。」』卢俊义抑众人不过,只得又住了几。前后却好三五十日。自离北京是五月的话,不觉在梁山泊早过了两个多月。但见金风淅淅,玉露冷冷,早是深秋时分。卢俊义一心要归,对宋江诉说。宋江笑道:「这个容易,来日金沙滩送行。」卢俊义大喜。次日,还把旧时衣裳刀棒送还员外,一行对众头领都送下山。宋江把一盘金银相送。卢俊义笑道:「山寨之物,从何而来,卢某好受?若无盘缠,如何回去,卢某好却?但得度到北京,其余也是无用。」宋江等众头领直送过金沙滩,作别自回,不在话下。不说宋江回寨。只说卢俊义拽开脚步,星夜奔波,行了旬日,方到北京;日已薄暮,赶不入城,就在店中歇了一夜。次日早晨,卢俊义离了村居飞奔入城;尚有一里多路,只见一人,头巾破碎,衣裳褴褛,看著卢俊义,伏地便哭。卢俊义抬眼看时,却是浪子燕青,便问:「小乙,你怎地这般模样?」燕青道:「这里不是说话处。」卢俊义转过土墙侧首,细问缘故。燕青说道:『自从主人去后,不过半月,李固回来对娘子说:「主人归顺了梁山泊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当是便去官司首告了。他已和娘子做了一路,嗔怪燕青违拗,将一房私,尽行封了,赶出城外;更兼分付一应亲戚相识:但有人安著燕青在家歇的,他便舍半个家私和他打官司:因此,小乙在城中安不得身,只得来城外求乞度日。小乙非是飞不得别处去;因为深知主人必不落草,故此忍这残喘,在这里候见主人一面。若主人果自山泊里来,可听小乙言语,再回梁山泊去,别做个商议。若入城中,必中圈套!』卢俊义喝道:「我的娘子不是这般人,你这厮休来放屁!」燕青又道:「主人脑后无眼,怎知就里?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门相就,做了夫妻,主人回去,必遭毒手!」卢俊义大怒,喝骂燕青道:「我家五代在北京住,谁不识得!量李固有几颗头,敢做恁勾当!莫不是你歹事来,今日到来反说明!我到家中问出虚实,必不和你干休!」燕青痛哭,爬倒地下,拖住员外衣服。卢俊义一脚踢倒燕青,大踏步,便入城来。奔到城内,迳入家中,只见大小主管都吃一惊。李固慌忙前来迎接,请到堂上,纳头便拜。卢俊义便问:「燕青安在?」李固答道:「主人且休问,端的一言难尽!辛苦风霜,待歇息定了却说。」贾氏从屏风后哭将出来。 卢俊义说道:「娘子见了,且说燕青小乙怎地来?」贾氏道:「丈夫且休问,端的一言难尽!辛苦风霜,待歇息定了却说。」卢俊义心中疑虑,定死要问燕青来历。李固便道:「主人且请换了衣服,拜了祠堂,吃了早膳,那时诉说不迟。」一边安排饭食与卢员外吃。方才举,只听得前门门喊声齐起,二三百个做公的抢将入来,卢俊义惊得呆了;就被做公的绑了,一步一棍,直打到留守司来。其时梁中书正在公厅,左右两行,排列狼虎一般公人七八十个,把卢俊义拿到当面。李固和贾氏也跪在侧边。厅上梁中书大喝道:「你这厮是北京本处良民,如何却去投降梁山泊落草,坐了第二把交椅?如今倒来里勾外连,要打北京!今被擒来,有何理说?」卢俊义道:「小人一时愚蠢,被梁山泊吴用,假做卖卜先生来家,口出讹言,煽惑良心,掇赚到梁山泊,软监了两个多月。今日幸得脱身归家,并无歹意,望恩相明镜。」梁中书喝道:「如何说得过去!你在梁山泊中,若不通情,如何住了许多时?见放著你的妻子井李固告状出首,怎地是虚?」李固道:「主人既到这里,招伏了罢。家中壁上见写下藏头反诗,便是老大的证见。不必多说。」贾氏道:『不是我们要害你,只怕你连累我。常言道:「一人造反,九族全诛!」』卢俊义跪在厅下,叫起屈来。李固道:「主人不必叫屈。是真难灭,是假难除。早早招了,免致吃酒。」贾氏道:「丈夫,虚事难入公门,实事难以抵对。你若做出事来,送了我的性命。不奈有情皮肉,无情仗子,你便招了。也只吃得有数的官司。」李固上下都使了钱。张孔目上厅禀道:「这个顽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梁中书道:「说得是!」喝叫一声:「打!」左右公人把卢俊义捆翻在地,不繇分说,打得皮开绽,鲜血迸流,昏晕去了三四次。卢俊义打熬不过,仰天叹道:「果然命中合当横死!我今屈招了罢!」张孔目当下取了招状,讨一面一百斤死囚枷钉了,押去大牢里监禁。府前府后看的人都不忍见。当日推入牢门,押到庭心内,跪在面前,狱子炕上坐著。那个两院押牢节级兼充行刑刽子姓蔡,名福,北京土居人氏;因为他手段高强,人呼他为「铁臂」。旁边立著这个嫡亲兄弟小押狱,生来爱带一枝花,河北人顺口都叫他做「一枝花」蔡庆。 那人拄著一条水火棍,立在哥哥侧边。蔡福道:「你且把这个死囚带在那一间牢里,我家去走一遭便来。」蔡庆把卢俊义且带去了。蔡福起身,出离牢门来,只见司前墙下转过一个人来,手里提著饭罐,满面挂泪。蔡福认得是浪子燕青。 蔡福问道:「燕小乙哥,你做甚麽?」燕青跪在地下,眼泪如抛珠撒豆,告道:「节级哥哥!可怜见小的主人卢俊义员外吃屈官司,又无送饭的钱财!小人城外叫化得这半罐子饭,与主人充饥!节级哥哥,怎地做个方」说不了,气早咽在,爬倒在地。蔡福道:「我知此事,你自去送饭把与他吃。」燕青拜谢了,自进牢里去送饭。蔡福行过州桥来,只见一个茶博士,叫住唱喏道:「节级,有个客人在小人茶房内楼上,等节级说话。」蔡福来到楼下看时,正是主管李固。各施礼罢,蔡福道:「主管有何见教?」李固道:「奸不厮瞒,俏不厮欺;小人的事都在节级肚里。今夜晚间只要光前绝后。无甚孝顺,五十两蒜条金在此,送与节级。厅上官吏,小人自去打点。」蔡福笑道:『你不见正厅戒石上刻著「下民易虐,上苍难欺?」你那瞒心昧己勾当,怕我不知!你又占了他家私,谋了他老婆,如今把五十两金子与我,结果了他性命,日后提刑官下马,我吃不得这等官司!』李固道:「只是节级嫌少,小人再添五十两。」蔡福道:『李主管,你「割猫儿尾,拌猫儿饭!」北京有名恁地一个卢员外,只值得这一百两金子?你若要我倒地,也不是我诈你,只把五百两金子与我!』李固便道:「金子在这里,便都送与节级,只要今夜完成此事。」蔡福收了金子,藏在身边,起身道:「明日早来扛尸。」李固拜谢,欢喜去了。蔡福回到家里,却才进门,只见一人揭起芦帘,跟将入来,叫一声:「蔡节级相见。」蔡福看时,但见那一个人生得十标致,且是打扮整齐:身穿鸦翅青圆领,腰系羊指玉闹妆;头带俊莪冠。足蹑珍珠履。那人进得门,看著蔡福便拜。蔡福慌忙答礼:便问:「官人高姓?有何见教?」那人道:「可借里面说话。」蔡福便请入来一个商议阁里分宾坐下。那人开话道:「节级休要吃惊;在下便是沧州横海郡人氏,姓柴,名进,大周皇帝嫡派子孙,绰号子旋风的便是。只因好义疏财,结识天下好汉,不幸犯罪,流落梁山泊。今奉宋公明哥哥将令,差遣前来,打听卢员外消息。谁知被赃官污吏,淫妇奸夫,通情陷害,监在死囚牢里,一命悬丝,尽在足下之手。不避生死,特来到宅告知:若是留得卢员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米儿差错,兵临城下,将至濠边,无贤无愚,无老无幼,打破城池,尽皆斩首!久闻足下是个仗义全忠的好汉,无物相送,今将一千两黄金薄礼在此。倘若要捉柴进,就此便请绳索,誓不皱眉。」蔡福听罢,吓得一身冷汗,半晌答应不得。柴进起身道:「好汉做事,休要踌躇,便请一决。」蔡福道:「且请壮士回步。小人自有措置。」柴进便拜道:「既蒙语诺,当报大恩。」出门唤个从人,取出黄金,递与蔡福,唱个喏便走。外面从人乃是神行太保戴宗,又是一个不会走的!蔡福得了这个消息,摆拨不下;思量半晌,回到牢中,把上项的事,却对兄弟说一遍。蔡庆道:『哥哥生平最断决,量这些小事,有何难哉?常言道:「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既然有一千两金子在此,我和你替他上下使用。梁中书,张孔目,都是好利之徒接了贿赂,必然周全卢俊义性命。葫芦提配将出去,救得救不得,自有他梁山泊好汉,俺们干的事便完了。』蔡福道:「兄弟这一论正合我意。你且把卢员外安顿好处,早晚把此好酒食将息他,传个消息与他。」蔡福,蔡庆两个议定了,暗地里把金子买上告下,关节己定。次日,李固不见动静,前来蔡福家催并。蔡庆回说:「我们正要下手结果他,中书相公不肯,已叫人分付要留他性命。你自去上面使用,嘱付下来,我这里何难?」李固随既又央人去上面使用。中间过钱人去嘱托,梁中书道:「这是押狱节级的勾当,难道教我下手?过一两日,教他自死。」两下里厮推。张孔目已得了金子,只管把文案拖延了日期。蔡福就里又打关节,教极发落。张孔目将了文案来禀,梁中书道:「这事如何决断?」张孔目道:「小吏看来,卢俊义虽有原告,却无实迹;虽是在梁山泊住了许多时,这个是扶同诖误,难同真犯。只宜脊杖四十,剌配三千里。不知相公心下如何?」梁中书道:「孔目见得极明,正与下官相合。」随唤蔡福牢中取出卢俊义来,就当厅除了长枷;读了招状文案,决了四十脊杖,换一具二十斤铁叶盘头枷,就厅前钉了;便差董超,薛霸管押前去。直配沙门岛。原来这董超,薛霸自从开封府做公人,押解林冲去沧州,路上害不得林冲,回来被高太尉寻事剌配北京。梁中书因见他两个能干,就留在留守司勾当。今日又差他两个监押卢俊义。当下董超,薛霸领了公文,带了卢员外离了州衙,把卢俊义监在使臣房里,各自归家收拾行李,包裹,即便起程。李固得知,只得叫苦;便叫人来请两个防送公人说话。董超,薛霸到得那里酒店内,李固接著,请阁儿里坐下,一面铺排酒食管待。三杯酒罢,李固开言说道:「实不相瞒,卢员外是我雠家。今配去沙门岛,路途遥远,他又没一文,教你两个空费了盘缠。急待回来,也待三四个月。我没甚的相送,两锭大银,为压手。多只两程,少无数里,就便的去处,结果了他性命,揭取脸上金印回来表证,教我知道,每人再送五十两蒜条金与你。你们只动得一张文书;留守司房里,我自理会。」董超,薛霸两个相视。董超道:「只怕行不得?」薛霸便道:「哥哥,这李官人,有名一个好男子,我便也把件事结识了他,若有急难之处,要他照管。」李固道:「我不是忘恩失义的人,慢慢地报答你两个。」董超,薛霸收了银子,相别归家,收拾包裹,连夜起身。卢俊义道:「小人今日受刑,杖疮作痛,容在明日上路罢!」薛霸骂道:「你便闭了鸟嘴!老爷自晦气,撞著你这穷神!沙门岛往回六千里有余,费多少盘缠!你又没一文,教我们如何摆布!」卢俊义诉道:「念小人负屈含冤,上下看视则个!」董超骂道:「你这财主们,闲常一毛不拔;今日天开眼,报应得快!你不要怨怅,我们相帮你走。」卢俊义忍气吞声,只得走动。行出东门,董超,薛霸把衣包,雨伞,都挂在卢员外枷头上,两个一路上做好做恶,管押了行。看看天色傍晚,约行了十四五里,前面一个村镇,寻觅客店安歇。当时小二哥引到后面房里,安放了包里。薛霸说道:「老爷们苦杀,是个公人,那里倒来伏侍罪人?你若要吃饭,快去烧火!」卢俊义只得带著枷来到厨下,问小二哥讨了个草柴,缚做一块,来灶前烧火。小二哥替他淘米做饭,洗刷碗盏。卢俊义是财主出身,这般事却不会做,草柴火把又湿,又烧不著,一齐灭了;甫能尽力一吹,被灰眯了眼睛。董超又喃喃呐呐的骂。做得饭熟,两个都盛去了,卢俊义并不敢讨吃。两个自吃了一回,剩下些残汤冷饭,与卢俊义吃了。薛霸又不住声骂了一回,吃了晚饭,又叫卢俊义去烧脚汤。等得汤滚,卢俊义方敢去房里坐地。两个自洗了脚,掇一盆百煎滚汤赚卢俊义洗脚。方才脱得草鞋,被薛霸扯两条腿纳在滚汤里,大痛难禁。薛霸道:「老爷伏侍你,颠倒做嘴脸!」两个公人自去炕上睡了;把一条铁索将卢员外锁在房门背后声唤到四更,两个公人起来,叫小二哥做饭,自吃饱了,收拾包裹要行。卢俊义看脚时,都是燎浆泡,点地不得。当日秋两纷纷,路上又滑,卢俊义一步一颠,薛霸起水火棍,拦腰便打,董超假意去劝,一路上埋冤叫苦。离了村店,约行了十余里,到一座大林。 卢俊义道:「小人其实走不动了,可怜见歇一歇!」两个做公带入林子里,正是东方渐明,未有人行。薛霸道:「我两个起得早了,好生因倦;欲要就林子里睡一睡,只怕你走了。」卢俊义道:「小人插翅也飞不去!」薛霸道:「莫要著你道儿,且等老爷缚一缚!」腰间解上麻索来,兜住卢俊义肚皮去那松树上只一勒,反拽过脚来绑在树上。薛霸对董超道:「大哥,你去林子外立著;若有人来撞著;咳嗽为号。」董超道:「兄弟,放手快些个。」薛霸道:「你放心去看著外面。」说罢,起水火棍,看著卢员外道:「你休怪我两个:你家主管教我们路上结果你。便到沙门岛也是死,不如及早打发了!你到阴司地府不要怨我们。明年今日是你周年!」卢俊义听了,泪如雨下,低头受死。薛霸两只手起水火棍望著卢员外脑门上劈将下来。董超在外面,只听得一声扑地响,只道完事了,慌忙走入来看时,卢员外依旧缚在树上;薛霸倒仰卧在树下,水火棍撇在一边。董超道:「却又作怪!莫不使得力猛,倒吃一交?」用手扶时,那里扶得动,只见薛霸口里出血,心窝里露出三四寸长一枝小小箭杆,却待要叫,只见东北角树上,坐著一个人。听得叫声『著』!撇手响处,董超脖项上早中了一箭,两脚蹬空,扑地也倒了。那人托地从树上跳将下来,拔出解腕尖刀,割绳断索,劈碎盘头枷,就树边抱住卢员外放声大哭。卢俊义闪眼看时,认得是浪子燕青,叫道:「小乙!莫不是魂魄和你相见麽?」燕青道:「小乙直从留守司前跟定这厮两个到此。不想这厮果然来这林子里下手。如今被小乙两弩箭结果了,主人见麽?」卢俊义道:「虽然你强救了我性命,却射死了这两个公人。这罪越添得重,待走那里去的是?」燕青道:「当初都是宋公明苦了主人;今日不上梁山泊时,别无去处。」卢俊义道:「只是我杖疮发作,脚皮破损,点地不得!」燕青道:「事不宜迟,我背著主人去。」心慌手乱,便踢开两个死尸,带著弓,插了腰刀,了水火棍,背著卢俊义,一直望东便走;十到十数里,早驮不动,见了个小小村店,入到里面,寻房住下;叫做饭来,且充饥。两个暂时安歇这里。却说过往的看见林子里射死两个公人在彼,近处社长报与里正得知,却来大名府里首告,随即差官下来检验,却是留守司公人董超,薛霸。回复梁中书,著落大名府缉捕观察,限了日期,要捉凶身。做公的人都来看了,『论这箭,眼见得是浪子燕青的。事不宜迟!』 一二百做公的分头去一到处贴了告示,说那两个模样,晓谕远近村房道店,市镇人家,挨捕捉。却说卢俊义正在店房将息杖疮,正走不动,只得在那里且住。店小二听得有杀人公事,无有一个不说;又见画他两个模样,小二心疑,却走去告本处社长:「我店里有两个人,好生脚叉,不知是也不是。」社长转报做公的去了。却说燕青为无下饭,拿了弓去近边处寻几个虫蚁吃;却待回来,只听得满村里发喊。燕青躲在树林里张时,看见一二百做公的,枪刀围匝,把卢俊义缚在车子上,推将过去。燕青要抢出去时,又无军器,只叫得苦;寻思道:「若不去梁山泊报与宋公明得知,叫他来救,却不是我误了主人性命?」当时取路。行了半夜,肚里又饥,身边又没一文;走到一个土冈子上,丛丛杂杂,有些树木,就林子里睡到天明,心中忧闷,只听得树上喜鹊咕咕噪噪,寻思道:「若是射得下来,村坊人家讨些水煮爆得熟,也得充饥。」走出林子外抬头看时,那喜鹊朝著燕青噪。 燕青轻轻取出弓,暗暗问天买卦,望空祈祷,说道:「燕青只有这一枝箭了!若是救得主人性命,箭到,灵鹊坠空;若是主人命运合休,箭到,灵鹊飞去。」搭上箭,叫声「如意子,不要误我!」子响处,正中喜鹊后尾,带了那枝箭直飞下冈子去。燕青大踏步赶下冈子去,不见喜鹊,却见两个人从前面走来:前头的,带顶猪嘴头巾,脑后两个金裹银环,上穿香罗衫,腰系销金膊,穿半膝软袜麻鞋,提一条齐眉棍棒;后面的,白范阳遮尘笠子,茶褐攒线衫,腰系红缠袋,脚穿踢土皮鞋,背了衣包,提条短棒,跨口腰刀。这两个来的人,正和燕青打个肩厮拍。燕青转回身看一看,寻思:「我正没盘缠,何不两拳打倒他两个,夺了包裹,却好上梁山泊?」揣了弓,抽身回来。这两个低著头只顾走。燕青赶上,把后面带毡笠儿的后心一拳;扑地打倒。却待拽拳再打那前面的,却被那汉手起棒落,正中燕青左腿,打翻在地。后面那汉子爬将起来,踏住燕青,掣出腰刀,劈面门便剁。燕青大叫道:「好汉!我死不妨,可怜无人报信!」那汉便不下刀,收住了手,提起燕青,问道:「你这厮报甚麽信?」燕青道:「你问我待怎地?」前面那汉把燕青一拖,却露出手腕上花绣,慌忙问道:「你不是卢员外家甚麽浪子燕青?」燕青想道:「左右是死,索性说了教他捉去,和主人阴魂做一处!」便道:「我正是卢员外家浪子燕青!」二人见说,一齐看一看道:「早是不杀了你,原来正是燕小乙哥!你认得我两个麽?我是梁山泊头领病关索杨雄,他便是拚命三郎不秀。」杨雄道:「我两个今奉哥哥将今,差往北京,打听卢员外消息。军师与戴院长亦随后下山,候通报。」燕青听得是杨雄,石秀,把上件事都对两个说了。杨雄道:「既是如此说时,我和小乙哥哥上山寨报知哥哥,别做个道理;你可自去北京打听消息,便来回报,」石秀道:「最好。」便取身边烧饼乾肉与燕青吃,把包裹与燕青背了,跟著杨雄连夜上梁山泊来。见了宋江,燕青把上项事备细说了遍。宋江大惊,便会众头领商议良策。且说石秀只带自己随身衣服,来到北京城外,天色已晚,入不得城,就城外歇了一宿,次日早饭罢,入得城来,但见人人嗟叹,个个伤情。石秀心疑,来到市心里,问市户人家时,只见一个老丈回言道:「客人,你不知,我这北京有个卢员外,等地财主,因被梁山泊贼人掳掠前去,逃得回来,倒吃了一场屈官司,迭配沙门岛,又不知怎地路人坏了两个公人;昨夜来,今日午时三刻,解来这里市曹上斩他!客人可看一看。」石秀听罢,「兜头一杓冰水;急走到市曹,却见一个酒楼,石秀便来酒楼上,临街占个阁儿坐下。」酒保前来问道:「客官,还是请人,还是独自酌杯?」石秀睁著怪眼道:「大碗酒,大块肉,只顾卖来,问甚麽鸟!」酒保倒吃了惊,打两角酒,切一盘牛肉将来,石秀大碗大块,吃了一回。坐不多时,只听得楼下街上热闹,石秀便去楼窗外看时,只见家家闭户,铺铺关门。酒保上楼来道:「客官醉也?楼下出人公事!快算了酒钱,别处去回避!」石秀道:「我怕甚麽鸟!你快走下去,莫要地讨老爷打!」酒保不敢做声,下楼去了。不多时,只听得街上锣鼓喧天价来。石秀在楼窗外看时,十字路口,周回围住法场,十数对刀棒刽子,前排后拥,把卢俊义绑押到楼前跪下。铁臂蔡福拿著法刀;一枝花蔡庆扶著枷梢说道:「卢员外,你自精细著。不是我兄弟两个救你不得,事做拙了。前面五圣堂里,我己安排上你的坐位了,你可以一块去那里领受。」说罢,人丛里一声叫道:「午时三刻到了。」一边开枷。蔡庆早住了头,蔡福早掣出法刀在手。当案孔目高声读罢犯由牌。众人齐和一声。楼上石秀只就一声和里,掣出腰刀在手,应声大叫:「梁山泊好汉全夥在此!」蔡福蔡庆撇了卢员外,扯了绳索先走。石秀楼上跳将下来,手举钢刀,杀人似砍瓜切菜,走不迭的,杀翻十数个;一只手拖住卢俊义,投南便走。 原来这石秀不认得北京的路,便差卢俊义惊得呆了,越走不动。梁中书听得报来,大惊,便点帐前头目,引了人马,分头去把城门关上;差前后做公的将拢来。随你好汉英雄,怎出高城峻垒?正是:分开陆地无牙爪,飞上青天久羽毛。毕竟卢员外同石秀当上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本内容来自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6. 《学与问》课文中的问题
俗语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礼记·学记》 好问则裕,自用则小。——《尚书·仲虺之诰》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论语·公冶长》 读书好问,一问不得,不妨再问。——郑燮 有教养的头脑的第一个标志就是善于提问。——普列汉诺夫 不学不成,不问不知。——汉·王充《论衡·实知篇》 好问的人,只做了五分种的愚人;耻于发问的人,终身为愚人。——佚 名 君子之学必好问,问与学,相辅而行者也。非学,无以致疑;非问,无以广识。——刘开 发明千千万,起点是一问。禽兽不如人,过在不会问。智者问得巧,愚者问得笨。人力胜天工,只在每事问。 —— 陶行知摘自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7. 《水浒传》第61回
61回,  吴用智赚玉麒麟  张顺夜闹金沙渡却说吴用为了却宋江求贤若渴的心事,化装成算卦先生带李逵化成志道士来到北京大名府,要说服卢俊义上梁山入伙。来到卢员外门外,只管转来转去并高声摇着铃杵。卢俊义让管家把他们请进来,吴用算了一回,说卢俊义不出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除非去东南方千里之外,方可免此大难。卢俊义自恃武功高强,不听劝阻,带总管李固出行,中途经过梁山泊,卢俊义执意要挂旗而行,有意挑衅梁山泊,众人劝阻不了,只得依从。被众好汉轮番相斗,逃至李俊船上,被三阮,张顺等翻船落水。62回, 卢俊义被张顺擒拿,宋江带头领动着鼓乐迎接,要卢俊义上山坐第一把交椅,卢不肯。众头领轮留请客 ,卢俊义住了两个多月。 李固与卢俊义娘子结婚,并到官司告发。卢俊义回城,被李固设伏绑送梁中书前。屈打成招,下入死牢。燕青讨饭给主人吃。柴进和戴宗买通两院节级蔡福,卢俊义被脊杖二十,刺配三千里外沙门岛,李固 收买防送公人董超、薛霸,杀害卢俊义,卢俊义被燕青所救,要上梁山,中途被捉拿,燕青告知宋江;石秀奉宋江之命到北京打听卢员外消息适逢斩首卢员外,石秀从酒楼上跳将下去,吓跑蔡福、蔡庆,抢走卢俊义。《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全书描写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在梁山起义,以及聚义之后接受招安、四处征战的故事。《水浒传》也是汉语文学中最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 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用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之一。本众多,流传极广,脍炙人口,对中国乃至东亚的叙事文学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水浒传》是一部以描写古代农民起义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它形象地描绘了农民起义从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全过程,深刻揭示了起义的社会根源,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起义英雄的反抗斗争和他们的社会理想,也具体揭示了起义失败的内在历史原因。公益成语网:www.gyjslw.com
8. 问的词语有哪些成语
有问必答、不耻下问、问鼎中原、望闻问切、扪心自问、问心无愧、寻根问底、无人问津、嘘寒问暖、一问三不知、求田问舍、寻花问柳、投石问路、刨根问底、打破砂锅问到底、打破沙锅问到底、不闻不问、问道于盲、答非所问、兴师问罪、勤学好问、问羊知马、反躬自问、明知故问、抚躬自问、问长问短、东捱西问、问寒问暖、不相闻问入国问俗、访贫问苦、问牛知马、好问则裕、入境问禁、抚心自问、质疑问难、呵壁问天、不敢问津、追根问底、记问之学、问诸水滨、求神问卜、含蓼问疾、悬壶问世、问鼎轻重、六问三推、不问青红皂白、载酒问字、问一答十、入境问俗、问罪之师、耕当问奴、吊死问疾、好问决疑、盘根问底、问安视膳、访亲问友、以心问心十死不问、入乡问俗、音问两绝、执经问难、问柳评花、问天买卦、问十道百、吊死问生、入门问讳、攀花问柳、采风问俗、问官答花、此问彼难、询根问底、以口问心、答问如流、问寝视膳、不相问闻、问安视寝、蜚蓬之问、反身自问、寻消问息、入邦问俗、不问皂白、入竟问禁、置之不问摘自www.gyjslw.com
9. 刘备问天买卦你觉得靠谱吗?
我觉得不是很靠谱吧,这样也就是图个心里安慰吧。
来自公益成语:www.gyjslw.com
10. 带“问”的成语
不耻下问 不敢问津 不闻不问 不问不闻 不问青红皂白 不问皂白 不相闻问 不相问闻 采风问俗 此问彼难 答非所问 打破沙锅问到底 打破砂锅问到底 吊死问疾 东捱西问 反躬自问 反身自问 访贫问苦 访亲问友 抚躬自问 抚心自问 耕当问奴 含蓼问疾 好问决疑 好问则裕 呵壁问天 记问之学 记问之学 六问三推 扪心自问 明知故问 攀花问柳 盘根问底 刨根问底 勤学好问 求神问卜 求田问舍 入邦问俗 入国问俗 入竟问禁 入境问禁 入境问俗 入门问讳 入乡问俗 三推六问 十死不问 投石问路 望闻问切 问安视寝 问安视膳 问长问短 问道于盲 问鼎轻重 问鼎中原 问官答花 问寒问暖 问柳评花 问柳寻花 问牛知马 问寝视膳 问舍求田 问十道百 问天买卦 问心无愧 问羊知马 问一答十 问诸水滨 问罪之师 无人问津 兴师问罪 嘘寒问暖 悬壶问世 悬壶问世 寻根问底 寻花问柳 寻花问柳 寻消问息 询根问底 一问三不知 以口问心 以心问心 音问两绝 有问必答 载酒问字 执经问难 质疑问难 追根问底来自www.gyjslw.com
11. 问的成语接龙
有不少,举个例子:问心无愧摘自www.gyjslw.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公益成语网收集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gyjslw.com/post/235305.html